贵州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贵州快3开奖全部结果

Bitcoin86.com

”澳本聰”是怎么從網紅一步步變成“眾矢之的”?

“澳本聰”是怎么從網紅一步步變成“眾矢之的”?

“澳本聰”成為了眾矢之的。近日,這位一向高調、跋扈的澳大利亞計算機科學家Craig Steven Wright(澳本聰)再次登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點燃了加密社區的怒火,甚至連幣安CEO趙長鵬也加入了對Wright的“討伐隊列”,直言“澳本聰根本不是中本聰。再鬧下去,我們要下架(BSV)!”

“澳本聰”是怎么從網紅一步步變成“眾矢之的”?

幣安CEO趙長鵬推特截圖

這場圍繞“‘澳本聰’不是‘中本聰’”的熱戰,要從閃電火炬創始人Hodlonaut的一條推文談起。近日,Hodlonaut發推特表示,Craig Steven Wright欺詐性地對外宣稱自己是中本聰,這種欺詐行為已經成為了社區的共識,鼓勵建立CSWFraud這樣的主題標簽,或許他還可以成為Faketoshi的代言人。

推文發出后,慣于極力維護“身份”的“澳本聰”被徹底激怒。他揚言,不僅要對Hodlonaut發起訴訟,還要懸賞70BSV (約5000美元)來人肉Hodlonaut。

據澳本聰向Hodlonaut發送的律師函顯示,其要求Hodlonaut撤銷言論并向他本人道歉,否則將受到起訴。

“澳本聰”是怎么從網紅一步步變成“眾矢之的”?
 
此外,澳本聰的律師不斷向Hodlonaut索要真實姓名、電子郵箱和家庭地址,并聲稱如果Hodlonaut不提供信息,“澳本聰將設法通過其他方式查明,并在必要時將向法院提出申請,迫使當事人或第三方提供這些信息。”更令人瞠目咋舌的是,該律師還為Hodlonaut準備了道歉信的模板。

然而,令“澳本聰”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不僅沒有通過該做法達到“殺一儆百”的作用,反而引起了整個加密社區的一片討伐。

消息傳出后,比特幣社區開始全力支持Hodlonaut,其不僅發起了“WeAreAllHodlonaut(我們都是Hodlonaut)”、“抵制澳本聰”、“下架BSV” 等互動話題,還紛紛把推特頭像換成了Hodlonaut的頭像。

另外,幣安CEO趙長鵬、波場創始人孫宇晨、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等業內名人紛紛加入了這一話題互動。

隨著趙長鵬在推文中怒懟“澳本聰”,這場“推特大戰”開始迅速升溫。記者了解到,繼“WeAreAllHodlonaut”活動后,加密社區又為Hodlonaut發起了 “法律援助基金籌款 ”活動,該活動接受BTC捐款,計劃籌資20000美元,為Hodlonaut提供法律費用,對抗“澳本聰”。

此前,Wright因自稱“中本聰”而聞名。然而,由于他無法自證確為中本聰本人,人們開始稱其為“澳本聰”。從迅速進入公眾視野,到成為“眾矢之的”,貼在Wright身上的標簽不止“澳本聰”一個。

“演員”Wright

Wright的經歷非常豐富,但幾乎無法證實。他就像一個演員一樣,在不同的舞臺扮演著迥異的角色。

1970年10月,Wright出生在澳大利亞,17歲從布里斯班的帕多瓦天主教學院畢業。上世紀90年代初,他在昆士蘭大學學習期間接受了法式烹飪培訓,在一家餐飲公司做了三年的醬料廚師。據稱,在餐飲公司工作時,他還研究了核物理、核磁共振以及燃料科學。

據報道,Wright起初讀的是工程學,但在大四時轉到了計算機專業。

據他在LinkedIn早期的簡歷顯示,其于1996年加入Ozemail,在該公司負責管理工程師,由此開啟了他在科技領域的職業生涯。然而,據《計算機世界》在2007年發布的文章顯示,他在1985年加入K-Mart時就開始從事IT方面的工作——他在高中畢業后就開始參加工作。

Wright稱,他在1997年4月加入了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負責維護安全和防火墻。同年11月,他創辦了一家名為DeMorgan的公司,該公司專注于替代型貨幣,下一代銀行業務等,側重為用戶提供安全性能良好、操作方法簡單的使用體驗。”此外,他還宣稱,自己經常擔任數字取證咨詢師,且“曾經是一位牧師”。

總之,根據Wright的說法,其將自己的經歷描述地相當“精彩”與充實。除擁有兩個博士學位外,Wright還擁有計算機和信息技術方面的諸多證書。今年2月,他在兩篇文章中聲稱,自己曾在委內瑞拉和哥倫比亞極具影響力。此外,他把自己幻想成一個與恐怖主義和邪惡勢力作斗爭的詹姆斯·邦德式人物,稱在行動中“中了兩槍”。

“澳本聰”Wright

2015年12月,媒體將Wright的身份與BTC創始人中本聰進行了聯系,此后Wright在加密領域內的知名度直線飆升。而在此之前,他與加密數字貨幣僅有的關聯之一是其曾試圖創辦全球首家比特幣銀行。

當時,《Wired》和《Gizmodo》在數小時內相繼報道稱,這位澳大利亞計算機科學家可能是比特幣的創造者。

《Wired》雜志報道稱,Wright“要么發明了比特幣,要么是一個聰明的騙子,非常想讓我們相信他發明了比特幣。”據了解,該報道是根據一些文件和郵件撰寫,而這些材料是通過一名與Wright關系密切的匿名人士透露給獨立安全研究員Gwern Branwen。最終,Gwern Branwen與該雜志的編輯Andy Greenberg共同編寫了這篇文章。

同樣,《Gizmodo》報道稱,一名黑客侵入了Wright的電子郵箱賬戶,發現“中本聰”是Craig Steven Wright和他的朋友David Kleiman(計算機取證分析師、網絡安全專家,已于2013年去世)的共用筆名。

此外,就在該文章發布的同一天,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局(AFP)襲擊了Wright在悉尼郊區的住所。不過,法新社澄清道,這次行動與比特幣無關。

隨后,報告中提供的大部分證據,以及Wright之前的聲明,很快被證明是錯誤的。首先,Wright的公司Cloudcroft宣稱擁有兩臺超級計算機,其中一臺據稱由計算機制造商SGI生產。然而,SGI很快澄清道:“Cloudcroft并非SGI的客戶,而且SGI與該公司的CEO也沒有任何關系。”

此外,Wright在其LinkedIn頁面上宣稱自己擁有兩個博士學位,其中一個由查爾斯特大學授予。然而,據《福布斯》查證,這所大學并未授予Wright任何博士學位。事實上,Wright僅持有碩士學位。(注:Wright最終在2017年獲得了查爾斯特大學授予的博士學位。)

業內人士指出,通過對Wright的兩個PGP公鑰(也與中本聰有關)進行技術分析,發現他并非中本聰。

最后,據Wright博客中的帖子(現已刪除)顯示,他將自己“包裝”為了比特幣的創建人,但這些帖子大多是經過編輯的。從2013年發布的這些帖子的存檔版本顯示,Wright可能在有意誤導媒體,讓人們誤以為他就是中本聰。

上述事件發生后,Wright立即刪除了他的社交媒體賬號并消失了數月。2016年5月2日,他再次回歸(據LinkedIn資料顯示,Wright位于英國倫敦),公開宣稱自己就是比特幣的創造者。同月,Wright發表了一篇傷感的道歉文章,拒絕公布最早的比特幣密鑰之一的使用證明,稱自己沒“勇氣”這么做。

然而,Wright仍然聲稱自己就是比特幣的創造者。就在上個月,他向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提交了兩份幾乎完全相同的意見函,再次宣稱自己就是中本聰本人。

Wright在上述文件中寫道:“我以中本聰為筆名,完成了一個名為BlackNet的政府項目.....該項目于1997年在澳大利亞政府備案。”

根據Wright此前的推文(他于本月早些時候刪除了自己的Twitter簡介)顯示,BlackNet(據稱是比特幣的前身)于2001年提交給澳大利亞政府。

Reddit用戶@Skoopitup認為,Wright于2001年提交的BlackNet論文基本上抄襲了比特幣白皮書(2008年10月發布),其中明顯對中本聰在2008年8月分享的一份早期草稿進行了重大修正。

“嘴炮”Wright

去年,在BCH算力大戰之際,Wright頻頻喊話比特大陸。他宣稱:“所有人都說我是一個騙子,但我要讓你看看,我是億萬富翁。我不僅準備把ABC碾成渣,還要把比特大陸碾成渣。”

他的那句,“我要用錢摧毀比特大陸”,更是直登多家媒體的頭條。

由Wright領導的BSV團隊旨在通過當前的BCH結構來恢復“原始的中本聰協議”。具體而言,這涉及完全覆蓋Bitcoin ABC的網絡腳本,并將BCH的區塊大小從32MB增至128MB,以擴大網絡容量和規模。據了解,BSV由Wright的區塊鏈開發公司nChain推出。

在礦業巨頭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支持Bitcoin ABC團隊)指責Wright為“假中本聰”后,雙方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唇槍舌戰。此外,Wright爆料,Bitcoin ABC的另一位支持者Roger Ver (人稱“比特幣耶穌”)涉嫌參與暗網以及兒童色情活動,并指出,比特大陸面臨破產風險。

“澳本聰”是怎么從網紅一步步變成“眾矢之的”?
 
盡管Bitcoin ABC基本上贏得了“哈希之戰”,但BSV依然存在。2月下旬,BSV的價值上漲了20%,使其成為按市值計算的前10大加密數字貨幣之一。截至撰稿,BSV是第12大加密數字貨幣,市值為12.5億美元。

“專利狂魔”Wright

據科技新聞網站The Next Web(TNW)于3月發布的報告顯示,Wright自2017年以來申請了155項與區塊鏈相關的專利,該專利均由其公司nChain向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提交。

TNW稱,在Wright申請的專利中,“區塊鏈”一次出現了114次,“加密數字貨幣”僅被提及6次,而“比特幣”則從未被提及。此外,申請報告還提到了智能合約與數字資產。

Wright在其Twitter(已被刪除)中透露了他的專利申請。據了解,他決定在歐洲申請專利,是因為“歐洲的審批更難,其一旦擁有了歐洲的專利認證,就擁有了美國的PCT (專利合作條約),因為美國的申請要簡單得多”。

據記者查證,目前全球已有152個國家簽署了 “專利合作條約”。在PCT下提交一份國際專利申請后,申請人的發明可同時獲得多數國家保護。

據彭博社報道,商用的區塊鏈專利“對于希望重塑金融服務行業或通過加密數字貨幣賺取利潤的公司來說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基本上,此類專利可幫助公司吸引投資、保護產權并從使用其專利的其他公司那里獲取壟斷利潤。

有人認為,Wright申請專利的目的并非真的要使用專利,而是要求那些碰巧在工作中使用類似技術的公司支付大筆費用。正如美國數字商會聯席主席、律師Marc Kaufman所言:“他的策略和做法都帶有壟斷專利的意味。我不知道他的公司有什么產品。”

“竊賊”Wright

2013年4月,Wright的好友、計算機取證專家David Kleiman因病去世,其弟Ira Kleiman負責料理他的遺產。這份遺產包含了Kleiman對Wright的訴訟,該訴訟被提交給了美國佛羅里達州南區的地方法院。

根據Reddit上公布的法律文件顯示,原告聲稱Wright從David Kleiman的財產中竊取了數十萬枚比特幣,時值超50億美元。原告的聲明表示,Wright本人知道Kleiman的家人及朋友當初并不知其所積累的財富。

聲明強調,“Wright偽造了一系列合同,試圖要把Kleiman的資產轉移給他本人或其名下的公司。他倒填了合同日期,并偽造了Kleiman的簽名。”

原告聲稱,當Kleiman去世后,Wright與其遺產負責人取得了聯系,聲稱曾和Kleiman一同開發區塊鏈和比特幣。

2018年12月,據相關文件表明,法院拒絕了Wright一再要求駁回訴訟的請求。

法院文件稱,“修訂后的起訴書稱,被告在Kleiman死后兌換了至少30萬枚比特幣,并將其轉移給多個國際信托機構,這是一項未經授權的行為,剝奪了原告對比特幣的使用權。“

據報道,2019年3月,比特幣代碼庫最早的貢獻者之一Jeff Garzik被法院傳喚,要求其提供與該案相關的文件。

法院要求Garzik提供所有可證明Kleiman就是中本聰的文件、通信記錄以及協議等。他曾在2018年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表示,Dave Kleiman就是比特幣的最初創造者。

“眾矢之的”Wright

當Wright一再無法佐證其本人就是中本聰后,加密社區對這位澳大利亞計算機科學家的質疑逐漸加深。此外,他對其他加密數字貨幣的主張顯然沒有改變人們對其身份的質疑,反而使其與加密社區的關系愈發“緊張”。

例如,在2019年1月,Wright稱《掌握比特幣》一書的作者Andreas Antonopoulos為“垃圾貨幣專家”。今年2月,賴特以一種相當粗魯的形式告訴CNBC非洲頻道的Ran Neuner,他知道如何去匿名化以及摧毀隱私幣Zcash和Monero。

2017年10月,Wright在一條現已刪除的推文中表示,閃電網絡處于“超賣狀態”。

在2018年韓國首爾舉行的Deconomy大會上,以太坊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 公開質疑Wright的能力,稱他為騙子。“他犯了那么多不合邏輯的錯誤,為什么還允許這個騙子在會議上發言?”

對此,Wright在推特上回應道:“好吧......看來我把Vitalik 摔壞了......他還是一根小樹枝......下次一定記得要溫柔點......”

前不久,這位澳大利亞企業家在刪除了1萬多條推文后,刪除了自己的Twitter頁面。

3月17日,就在Wright在社交媒體上消失之前,他發推文表示:“將采取積極行動,刪除任何有誤或做出虛假聲明的網站,”此意暗指人們稱他為騙子。

他寫道:“如果錯誤的信息是在惡意中傷我的情況下傳出,那么當我們和你談完的時候,你就等著瞧吧。”

不可一世的Wright,除了引起加密社區的廣泛反感外,其高調的炫富方式,更是吸引了圈外人的關注。在一次演講中,他說道:“我比你們國家(盧旺達)更有錢。”(火星財經)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贵州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 中长线股票推荐2014 体彩6+1 陕西11选5 3D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捷报 配股宝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福建36选7 原ちとせ 五粮液股票行情怎么样 黑龙江11选5 华裔av女优性交片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黑龙江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 陕西11选5